“投行”腾讯,是时候警惕头部企业整合后遗症了

今日来源:观察者网      关注日期:

(观察者网 文/胡毓靖 编辑/庄怡)虎牙斗鱼合并,腾讯是早有谋划还是市场成熟自然走到这一步?

8月5日,彭博社报道腾讯正牵头合并虎牙斗鱼,协商已进行数月之久。合并后的新实体市值100亿,共享3亿用户。作为目前虎牙和斗鱼的第一大股东,腾讯正在寻求成为合并后新实体的最大股东。

成为游戏直播赛道的最大玩家,意味着拥有最大的市场,以及更强力的控制权和话语权。

合并后腾讯将拥有游戏直播的大半壁江山

事实上,这并不是腾讯第一次为同一赛道的头部玩家合并做推手。

阅文集团、猫眼娱乐、美团点评、同程艺龙,腾讯合并的推手一直在各个行业背后若隐若现。作为一家投资公司超过800家的巨头,腾讯有着自己一以贯之的投资逻辑,即全面落子、多点开花,而后扶持头部,再整合控股。

但长线来看,整合行业必然带来的是市场被寡头把持,依附于平台的底层工作者利润空间被挤压,而用户则由于没有选择被迫接受单一企业的服务。

展开剩余86%

这对行业生态的有序发展无疑是弊大于利,腾讯或许不是故意为之,但以一家市值超5万亿港元,并且仍在不断扩张公司的社会影响力来看,巨头腾讯是时候低头看看了。

投资+整合,腾讯的“投行”逻辑

虎牙和斗鱼不是腾讯第一次促成行业的头部玩家合并。

早在2015年,腾讯就曾以相似的手法操作了美团和大众点评,一手推动了二者的合并,占领了外卖市场的最大市场,使得阿里后来在2018年10月合并饿了么和口碑外卖。

同年3月,腾讯整合网络文学市场,将腾讯文学和盛大文学整合为现下的阅文集团,目前已发展为囊括QQ阅读、起点中文网、新丽传媒等品牌。

阅文的头部IP作品

2017年9月,经过屡次三番的否认和沉默,微影时代和猫眼电影终于合并成为一家公司——猫眼微影,新公司由光线控股,腾讯系负责管理。促成双方合并的最关键推手依然是分别投资二者的腾讯。

这一策略延续到旅游赛道。2017年12月,在腾讯和携程的主导下,同程旅游和艺龙网宣布合并成为同程艺龙,背靠微信的流量生态,于次年11月再港交所挂牌上市。

分散投资,合并整合,然后成为赛道霸主。这是腾讯在投资上一以贯之的逻辑。

经过多年“碾压式的资源投入”,腾讯已经将资本的触角伸到互联网消费的各个领域,也促成了不少垂直细分领域下的行业整合。

据腾讯总裁年初透露的数据:腾讯目前投资的公司已经超过800多个,其中独角兽企业超过160家,上市公司超过70家。

腾讯投资版图,图片来源:IT桔子

快手、美团、拼多多、京东等互联网新贵背后,皆有腾讯的身影。这家从QQ发家的公司今年已经22岁,依靠社交和内容的护城河,它拥有任何一家公司都梦寐以求的核心资源——最广泛且无法脱离的用户。

但是在短视频、信息流、电商等赛道,腾讯已经明显落后于头条系和阿里,微视、闪咖、腾讯微博、腾讯搜搜、腾讯新闻、天天看点,要么提前进入市场要么滞后发力砸钱。在年轻人活跃的这片互联网场域里,腾讯似乎有些力不从心。

但好在腾讯依旧是帝国式的体量,一直以来的投资也带来了切实的收益。

经由腾讯的投资,整合过的公司似乎都有着不错的发展。

2018年9月,美团点评在港交所挂牌上市,目前市值已超过1.3万亿港元;猫眼则从最初单纯的票务平台发展为提供票务、产品、数据、影响和资金服务的全文娱服务平台,据2019年财报,猫眼目前已经占据了在线电影票务市场60%以上的份额,并成为国内最大的国产电影主控发行方。

猫眼2019年部分市场情况;图片来源:猫眼娱乐官网

虎牙斗鱼会是下一个阅文集团吗?

在腾讯的极力促成下,其投资的各个行业快速整合,从而获得了具有强大控制能力的话语权。在这一过程中,市场良性竞争被更高效的合并取代,但是行业内部的底层从业者的利润空间也一再被压榨。

2019年年初,美团外卖上调佣金,平台抽成比例高达22%。这不是美团第一次上调抽成,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的第二年,美团就从5%开始逐步上调佣金。今年,美团又再度调高网约车的抽成,从原本的8%调至平峰期的20%和高峰期的13%。

尽管对于用户来说影响不大,但是入驻商家和司机的利润空间却不断被压缩。

类似的合并后还发生在腾讯系的阅文集团身上。

2020年4月,阅文管理层经历大换血,五位高管“荣退”,腾讯正式全面接管阅文。有消息称此举是由于原管理层和腾讯对阅文发展想法看法不一致。经历管理层新旧更迭后,阅文与平台作者的“霸王合同”矛盾爆发,合同抹杀平台与作者的雇佣关系,强调二者只是委托关系,并要求作者不再拥有自己作品版权的支配权,作品将不再付费才能阅读,在各平台进行免费分发。

矛盾爆发后,不少作者表示“看不到希望”。5月初,“5·5断更节”的号召在网上迅速扩散,并发展为网文作者对抗平台霸权合约的维权节日。尽管阅文随后举办作家恳谈会,并对合同就行了修改,作者可选择免费/付费模式,但在中小作者眼里,新合同依旧被作者们认为是“原地踏步”。

针对阅文的新合同,知名编剧汪海林公开谴责表示:“作者是平台的委托创作者,而委托创作的费用从广告分成等收入里分,并明确双方合作不属于劳动法范畴,是不是属于劳动法管的范畴应该由法律说了算,从来不是资本家说了算”。

图片来源:微博@汪海林

北京志霖律师事务所律师赵占领曾对时代财经表示,阅文的协议条款,实际上是由双方的市场地位所决定,属于自治的范畴。然而,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平台方基于庞大的用户量拥有更强的话语权,所以在合同条款的签署上也更具备优势。

这种基于强势平台的控制逻辑同样适用于互联网的其他领域。

在旅游行业,用户从微信小程序、钱包中的火车票机票和酒店三个入口均能接入同城艺龙的服务,据艾瑞咨询数据,通过微信的下沉市场,同城艺龙获得了其70%以上的用户。

然而在旅游市场的占有率上,同城艺龙依旧无法赶超携程、去哪儿和飞猪。据《2019中国在线旅游市场年度综合分析》显示,携程、去哪儿和飞猪的市场份额分别占比36.6%、16.5%和14.3%,同程艺龙市场份额5.3%,勉强可称作第二梯队。

此外,同城艺龙多次遭媒体爆料捆绑销售,部分搭售隐藏极深,默认勾选项隐蔽于二级页面下,如果用户不特别留意,一般无法正常取消。

图片来源:知乎@航司内参

在腾讯“奶爸”的滋养下,同城艺龙紧紧依托着微信的市场,而在这个稳定的市场之外,同城艺龙很难拓展更大的增长空间。但是只要腾讯与同城艺龙的投资关系在,即便在业务上比不过携程、去哪儿和飞猪,同城艺龙都有着自己的盈利的空间。

此次的虎牙和斗鱼遵循的亦是同样的规律。

虎牙和斗鱼合并是腾讯投资布局中的一步,整合后的新实体将拥有据对的话语权和控制权。头部主播或许仍能保有平台的推荐位,但竞争无疑也将更加激烈。

对于游戏直播赛道里一兵一卒的中小主播而言,最优的选择是依附于拥有最多观众的平台,但在这个平台里,同一级别的主播众多,他们面对平台的议价空间和职业发展空间将受到严重挤压。

有网友质疑,合并后腾讯在游戏直播领域将占据绝对话语权。如果签约费用直接大幅缩减,主播是否别无选择只能接受?如果进直播间必须强制观看广告,用户是否必须承受?此外面对广告商和赛事版权购买,腾讯有无可能提高费用?这些质疑并不是空穴来风。

从美团到阅文和同城艺龙,再到当下的虎牙斗鱼,看似腾讯促进了行业整合,平台壮大,但对于占据市场绝对地位后的一地鸡毛,腾讯并无动作,此外值得注意的是,承受这一变化的,往往是最底层的骑手、司机、作者和主播,从长远来看,影响的余波也必将影响到终端的用户。

腾讯或许不是这一行业痛点的直接促成者,但它或多或少扮演了推手的身份。作为市值超5万亿港元,在中国互联网乃至世界范围内举足轻重的企业,不能仅以投资获利为重,也该挑起自己的企业责任担子,好好考虑每一步举措的震荡性影响了。

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关注实时新闻

  • 天天头条合作伙伴

  • 官方微信
    天天头条官方微信

    天天头条新浪微博
    文章投稿
    yxad@qq.com
    邮件订阅
    第一时间获取《天天头条》最新新闻数据、研究成果、产业报告、活动峰会等信息。